欢迎访问:sss欧美华人在线视频-sss视频在线播放-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不孕不育医院奇遇

不孕不育医院奇遇


「小莉!你们到底准备什么时候要孩子啊?」每当婆婆和妈妈在一起的时候就会问这些烦人的问题。
  「还不知道呢!再说吧,我们现在不是也不稳定嘛!磊磊也没调回来,如果现在就要孩子的话……!」
  我还没说完婆婆就打断了我的话「哎呀!没关系的啊!这个不妨碍你们要孩子的!我和你妈妈都很着急呢,磊磊工作的事可以等,要孩子的事情可不能再等了。趁现在我和你妈妈也有时间,我们也可以给你们带孩子。」
  「小莉……你……你们……现在……」
  见到妈妈吞吞吐吐,我好奇的问道「我们现在什么啊?妈!你怎么了?有什么事情直接说嘛!」
  妈妈顿了下,看了看婆婆,两人对看了一眼才舒然道「你们没有采取什么避孕措施吧!」
  听到妈妈这么直接地问我,我脸色一红垂下头害羞地说「妈!你怎么问起这个了?」
  见到我这样,婆婆却大方地解围起来「哟!这个有什么不能问的嘛!你结了婚的,也是过来人了,有什么害臊的!我们也是着急了,你看看你们两个到现在还不打算要孩子,真要急死我们啊!」
  「小莉啊!你们到底有没有……」毕竟是自己女儿妈妈还是含蓄的继续追问着。
  「没……没有啦!」眼见逃避不过去,我小声的挤出了答案。
  「没有!?没有你怎么到现在还怀不上?」婆婆听到答案立刻就像火山爆发一样,这样的质问让我感觉到好象是我的原因一样。
  「我怎么知道!」我没好气的冲了她一句。
  「这样吧!我说亲家母,这个事儿现在也说不好到底是谁的问题,我看啊还是哪天咱们各自带着孩子都去医院检查一下,你看呢?」母亲和气的劝解着婆婆。
  看到自己的妈妈还这样好声好气的劝着婆婆,我翻了下白眼,可是转念一想,不会真的是自己的原因吧?再想到老公不在身边时,自己和网友还有别的男人在一起的荒唐事竟然也没怀孕过。难道真的是自己的问题?
  虽然这样想,但是我还是很生婆婆的气,什么事情都先往别人的身上推脱。索性生气的说「要去医院也要你家儿子先去检查。」撂下话便气鼓鼓地回到自己的房间去了。
  「这孩子,结婚了怎么还像个小姑娘一样!亲家母,你可别介意啊!晚上我再劝劝她。下次等磊磊从部队回来的时候,你也带他去医院看看,毕竟也是为了孩子的身体着想嘛!」
  自从婆婆走后的那天起,妈妈就不停地在我的耳边唠叨,总是劝我去医院做个彻底的妇科检查。接着就是给我上一些妇科生产方面的知识。听的头都大了。没办法坳不过妈妈的坚持。最终在妈妈的劝说下答应她去医院检查。
  既然决定去检查,也不能马虎,电视里那些打广告专治不孕不育的小医院可是绝对不能随便去的。妈妈也多方打听,最终打听到市中医院那边有个老大夫在咱们这里治疗不孕不育是个绝对的专家。
  其实我真的很讨厌去医院,那里总是人头攒动,挂号,交费,就医,取药,每一个过程都要排上很久的队。不过幸好有妈妈陪着我。两个人排队速度也快了许多。
  「妈!等了这么久怎么还不到我们啊?」我有点不耐烦的向妈妈撒娇地说到。
  「好了,好了,这不马上就到咱们了嘛!耐心点。」妈妈微笑的小声劝道。
  「十七号!十七号!十七号在吗?」妈妈刚说完,护士小姐便叫到了我们的号。
  「来了!」妈妈赶紧拿起病历和包包拉上我走了进去。
  护士小姐把我们领到了挂着二号专家室的房间,打开了门「进去先等会吧!牛主任去洗手间了,马上回来!」
  护士小姐刚一走我便向妈妈抱怨道「什么嘛!非要等到了我们才去洗手间,真是的!」其实我知道我今天的状态很不好,也许本来对去医院就有抵触心理。
  妈妈到是很理解我「呵呵!你呀!毛丫头,就不许别人去上厕所啊!人家医生也很辛苦的,你看看外面还有那么多病人呢!」
  正和妈妈说着话,就听见门外穿了脚步声,进来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中年男医生。
  「坐吧!」医生招呼着我们坐下,却没有转身只是径直走到了角落的洗手池清洗着双手。
  我顿时就傻眼了,居然是个男医生。我为难的看向妈妈,妈妈也没想到会是个男性医生,也面露难色的看了看我。
  我拉过妈妈,在妈妈的耳边轻声地问「妈!怎么是个男的啊?你怎么不打听清楚呀!」
  「我……!」妈妈一时语塞。
  「呵呵!小姑娘,男医生怎么了?这么小的年纪可不能有封建思想哦!男医生就不能为人民服务了吗?」显得他已经听到了我和妈妈的对话。但是却并没有生气,只是笑呵呵的转过身来和善的对我们说到。
  此刻我才仔细的打量了他一翻,眼前的这个牛主任,身材十分魁梧,估计起码有一米八五以上,肩膀宽大高耸,酱紫色的皮肤特别让人过目不忘,叁七开的自来卷头发显然用吹风机定过型,国字脸叁角眼,还带着一副大镜片的金丝眼睛。
  「洋洋?」此刻才注意到妈妈的医生,居然惊愕的喊出了母亲的小名。
  我赶紧转过头看着妈妈,妈妈也是一脸惊讶的呆坐在椅子上「牛建国?」。
  「妈!?你们……认识啊?」见状我赶紧小声地问着妈妈。
  显然我的提问惊醒了妈妈,妈妈起身一把拉起我「走!小莉,我们不看了!」
  「妈!你这是怎么了嘛……?」还没等我说完,已经被妈妈拉出了房间。
  「洋洋!洋洋!梦洋!你听说梦洋……梦洋!!?」身后的牛主任追了过来,妈妈却好象是见到魔鬼一样,惟恐躲避不及,一路小跑到了医院的门口。
  「梦洋!梦洋!你先别走啊!」那个医生仍然不放弃地追了过来。
  「你到底想怎么样啊?牛建国!」妈妈有点失控的带着哭腔的吼道,我从没见过妈妈这个样子,从小到大,无论遇到什么事情妈妈给我的感觉总是很温柔的。
  「我……我……你……这么些年……过的好吗?」牛主任结巴了半天终于说一句话出来。
  「是的!我很好!」妈妈缕了缕头发,拉起我的手「小莉,我们走!」
  我回头看了看那个牛主任,但见他再也没有继续追赶过来。可是妈妈还是不放心,伸手拦下了一辆出租车。
  「妈!?」我怯生生的叫了一下妈妈。
  「小莉,对不起!妈妈今天心情不好。改天我们去市妇幼医院吧!好吗?」
  「恩!那个牛主任……?」
  「小莉,你就不要问了,好吗?他只妈妈以前的一个故人。今天的事情对谁也不能说!好吗?」
  虽然充满了疑问,但是看着妈妈脸上决绝的神态,我知道在妈妈这里我永远不会得到答案的!
     ***    ***    ***    ***
  那个牛主任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妈妈见到他反映会那么大?而且妈妈还叫我不要告诉任何人?难道是妈妈年轻时候的前……?可那也不对啊!看上去他的年纪比妈妈大好多呢!
  越想心里越是疑惑,一心想要弄清事情的我,翻看了家里所有的老照片却依然找不到结果。
  「您好!请问是X小莉小姐吗?我是市中医院牛建国医生,请恕我冒昧,我是在您填写的就医卡上找到您电话的,我是你的妈妈老朋友,以前有点误会,可以和你谈谈吗?最好就我们俩!不要告诉别人,可以吗?」
  看着这条陌生的短信,我犹豫了。不过看着发来的信息却是彬彬有礼。而且他还是医生,想必不是什么坏人。为了弄清楚一切,我还是同意和这个牛主任见面了。
  「我想你一定很想知道关于我和你妈妈的一切!对吗?」一碰面牛主任就开门见山的说。
  因为话题比较敏感,我回头看了看四周是否有人会听到我和他的谈话。
  「没关系,这是我朋友开的茶社,一般没什么人上到二楼来的。」
  「是的!」我故做镇定的回答。
  牛主任看了看我,微笑的抿了口茶,却没有说话。停顿了好久才怅然道「是的!相信你能看的出来!我和你的妈妈的确有故事!」牛叔叔翻开了香烟盒「介意我抽个香烟吗?」
  我拢了拢肩膀上包包的背带,摇了摇头表示不介意。
  牛叔叔吐出香烟怅怅的道「我和你妈妈有过两段感情,其实我比你妈妈大十一岁,记得那是一九八六年,你妈妈刚满十七岁。」
  「十七岁?」听到这里我感到十分的吃惊。
  「是的!那会儿我去你妈妈他们学校当助教的时候认识她的,虽然我那时候已经结婚了,可还是一下就被她的美貌吸引住了,那时候的她就像你现在一样,年轻美丽!很快我们便在一起了,她的第一次是那样的楚楚动人。」
  「什么?那时候我妈妈才十七岁,你!!你简直……!」
  「我知道你一定会这么说我,之所以什么都告诉你,我只是想在你的面前坦诚一点,希望你别介意,毕竟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其实人都是一样的,十七岁要是放在现在谁没谈恋爱呢?」
  想想牛叔叔说的话也对!十七岁正是情窦初开的时候。他们那个年代虽然保守点,但是人性都是被压抑的,哪里像现在的孩子,还没十七八就搂搂抱抱老公老婆的互相叫着了。
  「我和你妈妈那时候很恩爱,后来你妈妈怀孕了。你知道的在那个年代我又不能离婚,我们只好通过关系把孩子做掉,其实这也是为什么你妈妈那么早就嫁人的原因。」
  回想一下,事情也的确如此,妈妈今年也才四十四岁。像我这个年纪的女孩子妈妈已经都五十多了。我知道妈妈嫁给爸爸的时候才十九岁,结婚证还是结婚以后好几年了才去领的。以前每每想到这些,我还很羡慕爸爸妈妈之间爱情的勇气呢!想不到原来如此……!
  「那时候我知道你妈妈因为不能和我结合在一起很痛苦,但是既然她选择了你父亲,我也就渐渐地想淡出她的生活。大家都有一个新的开始!」
  「那不是很好吗?可你刚才不是说你和我妈妈有过两段感情吗?那又是怎么回事?」我迫不及待地追问到。
  「是的!我没有再去联系你妈妈,只能是通过熟人打听有关她的情况!一直到你的出生。你是八八年二月十四号的生日,对吗?」
  「这个你也知道?」
  牛主任没有回答我继续说「原本我也以为我们一辈子都不会再见面了!而且我也从医学院调到了市第一医院工作。直到有一天夜里,下着大雨,你妈妈抱着你来医院就疹。那天正好我值班,你发着高烧。」
  「你们后来又……?你……你好无耻!」听到这里我愤怒起来。他居然在爸爸和妈妈结婚以后还……?
  「也不是你完全想的那样!其实那时候你爸爸因为工作原因不经常在家,你知道的,一个女人带着孩子有多困难?!我真的很心疼她!」
  「可……可你也不能……!!」
  感受到了我的怒火,牛主任听下抽了口香烟才继续道「我知道你一定很看不起我,我真的很爱你的妈妈!我对她的爱是真心的,即使所有的人都看不起,我还是依然深深地爱着她!我知道我们这么做很对不起你的爸爸!但是又有谁能抗拒的了爱情呢?」
  其实看到他说着的这么坚定,我的怒气也消了不少,也许是冲着他这么爱我妈妈吧!再说了,这么一个年长的长辈在我的面前如此放下身段,也确实让我觉得不忍。
  「那……那后来呢?」
  「后来……后来……」牛主任说到这里捏紧了双手,略有激动的继续说着「后来……我老婆知道了!她非要逼着我说出到底是哪个女人,还到我单位里去闹。在那个年代这个事情……」
  其实我也能理解这个,毕竟那时候很保守的。
  「我一直没有说出是你妈妈,在我老婆的闹腾下,我被调动到了县医院,而且被调到了妇产科,其实那个时候妇产科的男医生是很受歧视的。也算是单位对我的惩罚吧!自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去联系你的妈妈!不过好在我自己从头开始奋斗,成了业务能手,十年前调回了市里的医院。」
  「那……那你今天找我来,是为了什么?」
  见我仍然不放心,他微笑了一下道「其实也没什么,毕竟我也老了。而且你也长这么大了,结婚成家了!我只是想知道你妈妈这么多年过的好不好!我实在也没有太多的想法。如果有的话也不会再约你出来了,不是吗?」
  听他这么说想想也是这个道理!
  「只是……还有一个原因!」
  「什么原因?」
  「你上次既然来我们科室就医,我想是不是因为生育上也遇到了困难!」
  「你放心!我妈妈已经准备带我去市妇幼医院看了,再说了我也不打算到你这里看!」我决绝的态度让他显得有点尴尬。
  「我也是怕那些庸医会耽误你,而且中医的条理更温和,不会伤害你的身体!你放心我会替你保密的,你的病情是你的隐私,哪怕是你老公也不会知道的!其实你可以把我当成你的叔叔或者伯伯!」
  「叔叔?呵呵!」我笑得有点轻蔑。
  「我知道你很难接受我和你妈妈这样的过去,我之所以今天都告诉你,就是想告诉你以前的一切都已经过去了,谁在年轻的时候没有犯过错误呢?更何况,我是为了你着想,我只是想精心的为你治疗,也算是弥补曾经对你妈妈,噢!不!是弥补对你家的过错!可以吗?」
  「这……」
     ***    ***    ***    ***
  自从和牛主任见过那次以后,我还是没有到他那里就医。只是我们的联系多了起来!因为在他的坚持下,我把所有在市妇幼的病理资料都带给他过目。看着他认真的样子,心里的怨愤少了许多,更多了一份感激。
  接触多了以后才发现他这个人还是不错的,而且每次帮我助诊以后都免费给我特别的配几副中药,辅助我的治疗。在我不开心的时候也能疏导我心理上的障碍,感觉就像亲叔叔一样对待我,准确的说应该是伯伯,毕竟他比我的爸爸还要大好几岁。
  「今天怎么在这里见面?」因为以前我和他见面一直都是在他朋友的那个茶社,今天却约到宾馆里。所以一进门我就疑惑的问着牛伯伯。
  「噢!我那个朋友的茶社不开了!所以就转战到这里了!呵呵!最近怎么样啊?感觉好点了吗?」
  「恩!好多了!经期也很正常了!」熟悉后的我也不再害臊起来。
  「你可还要多注意保暖的,知道吗?尤其是夏天更容易受凉!」
  「恩!知道了!谢谢伯伯!」
  牛伯伯仔细的翻阅着我的病历「恩!你输卵管的堵塞好多了!还有一点残余,再下几副药剂,基本就可以肃清了!记得哦!最近可不能有夫妻生活的,知道吗?」
  虽然我知道这是牛伯伯的医嘱但是被问到这个还是觉得很害羞,低头不语。
  「你们最近没有过吧?」牛伯伯今天却继续追问着这样羞人的问题。
  「当……当然没有……他……他在部队一直没有回来……」没办法,我努力的克制着自己的羞涩回答。
  「噢!对对!也是!我的意思是怕你一个人的时候自己会……」牛伯伯说到这里故意压低声音。
  「讨厌啦!牛伯伯!人家没有的啦!」
  「呵呵!伯伯没有那个意思啦!伯伯只是想告诉你们年轻人,这些事情要多注意卫生和节制!」
  ……
  在看完这次我带来的病理资料以后,牛伯伯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起身随手倒给我一杯果汁。坐在了沙发上和我聊起了家里的事情,聊了会后忽然转而一脸深沉的对我说「小莉!其实你的治疗很快就要结束了!相信我们以后见面的机会并不多了!」
  听到他突然这么说我倒是开始有点舍不得,安慰他道「不啊!牛伯伯,真的很感谢你,以后我也会常去看你的啊!」
  「呵呵!去哪里看我啊!难道你要没事老往医院里跑吗?傻丫头!」
  「哦!」其实我也知道牛伯伯说的是实话,继续喝着果汁听他继续说下去。
  「小莉!我和你妈妈的事情你也知道了不少!今天来我还想把最后一点我和你妈妈的东西给你看,然后就销毁掉!」
  我好奇地笑着问「是什么啊?」
  「是一些照片,我和你妈妈以前的照片。因为时间久了,很多都遗失了!为了不被别人看见,我把这些照片都出了处理存到了这里,然后剩下的都烧掉了!」说完牛伯伯拿出了一个平板电脑递给了我。
  看着我一脸惊奇,牛伯伯笑道「那时候有相机的人多,不过我是摄影爱好者,记录下了你妈妈年轻时候的美丽,全在里面呢!这也算是美好的一段青春回忆吧!」
  我喝完了杯中的果汁接过了电脑,打开了相册。果然是妈妈年轻时候的照片,照片不是数码的显然是以前的胶片相机照过以后再扫描到电脑上去的。
  牛伯伯也走了过来指着照片说「看!这是我们在黄山拍的!你妈妈那个时候真的很漂亮哦!」
  只见得照片里妈妈以迎客松为背景一手叉着腰一手插在头发里,妈妈年轻的时候身材真好!
  「这是我们唯一一次的旅游,那真是个美好的时光啊!」牛伯伯一边感慨的说道,一边滑动起照片,给我介绍着景色和当时的场景,什么莲花峰、天都峰、光明顶,尤其是黄山的云海让我看的十分沉醉,也许牛伯伯的拍摄的技巧很好的原因,每张照片都那么美轮美奂。
  忽然出现了一张妈妈在宾馆房间里卧在床上的照片,我心里一个激灵,不会吧!难道他们那个时候在房间里也拍了?会不会也拍了那种照片呢?想到这里就觉得自己的耳朵居然都开始发烧起来。
  身旁的牛伯伯,低头瞄了我一眼「那个时候我们都年轻的!呵呵!」说完便滑到了下一张。
  此时我的心情已经紧张到了极点!只见照片上的妈妈一丝不挂的站在床前,乳房坚挺年轻的躯体那样迷人,皮肤白皙几乎都胜过了现在的我。
  那照片里的窗帘,那照片里的写字台,这不是我小时候的家吗?难道那个时候妈妈就把奸夫带到家里去了?对!刚才的那张也不是宾馆里而是我小时侯的家里。
  「是的!你想不到吧!那时候我们玩的很疯狂,只要你爸爸不在家,你妈妈就会安排我晚上悄悄地去你家。」牛伯伯说着却靠近了我许多,从我的脸蛋旁边伸过手在屏幕上滑动了一下。
  这张照片上,妈妈手里居然握着牛伯伯的大肉棒,半趴在床上微笑地对着镜头,调皮地做着要去舔的样子。而照片里牛伯伯的肉棒虽然已经被妈妈握住,但是还长出那么一大截在外面。
  「怎么样?伯伯的鸡巴大吧!那个时候你妈妈最爱吃伯伯的大鸡巴了!」
  此刻牛伯伯说话的语气已经变的猥琐下流了许多,而我并没有注意到,只是为了避免尴尬,我快速的滑到了下一张,只看见妈妈已经完全把牛伯伯的肉棒含到了嘴巴里,而且妈妈那沉浸享受的表情恰好被照片整个儿记录了下来。
  「你……你们怎么还拍这样的照片?」
  「呵呵!在那时候是比较前卫点儿,其实放到现在也不算什么呀!对吗?小莉!这一张你也在哦!」
  就看见照片上,还是婴儿的我,全身赤裸地躺在床上,张开四肢想要抓着什么,妈妈也是同样赤裸着身体支撑着,在哄逗着我。
  忽然间就觉得口干舌燥,心跳加速起来。牛伯伯的脸此时已经靠近的几乎贴到了我的脸上。从他粗粗的呼吸的中,我闻到了他雄性的味道。
  「真是想不到呢!我们的小莉,已经从照片上的小婴孩长大成大姑娘了!这可是我们小莉小时候的裸照呢!」
  牛伯伯的大手轻轻地搭在了我肩膀上,我全身微微一颤,不知道为什么不但没有抗拒,反而全身扬起酥麻的感觉,身子一软,瘫靠在了他的怀里,牛伯伯见状把我楼的更加紧实。顿时觉得自己被他的充满雄性荷尔蒙的气息包裹住了。一种想要被征服的欲望涌向大脑。
  不知道什么时候牛伯伯已经把他的肉棒掏了出来,紧紧地贴在了我后背上,虽然还穿着体恤但是已经明显能感觉到他硬邦邦的肉棒,在我的后背上上下磨蹭着。
  「牛伯伯……你……哦……别……!」本能地想要推开他,可是却全身无力,呼吸急促,看着把我紧紧抱在怀里的牛伯伯,顿时觉得原本就身材高大的他,越发显出男人的雄浑。
  「小莉!你和你妈妈年轻时候一样美!」牛伯伯用巨大的手掌捧起我的小脸蛋摩挲着,拇指撩过我的嘴唇,想要伸进我的小嘴里。
  不知道为什么此时的我,已经开始意乱情迷,居然顺着牛伯伯的意思,开始闭起眼睛舔弄起他的拇指,是咸咸的味道。牛伯伯的另一只手却拉起我的体恤,好让他的肉棒能够完全直接贴合在我的肌肤上。而牛伯伯那热辣辣的肉棒,饱满的蛋蛋,坚硬浓密的阴毛无一不在刺激着我。
  我的上衣已经完全被他掀起,鲜嫩的娇乳紧紧地包裹在胸罩里,就在牛叔叔想要解开我胸罩的时候,我猛的惊醒过来「喔……不……牛伯伯……不能这样……我们……我们不可以……!」
  牛伯伯一只手把我的双手牢牢的抓住,反剪到身后。另一只手快速的解开了我的胸罩,只见我胸前的两个小白兔应势弹跳了出来。牛伯伯直钩钩的盯着我的胸口赞叹的说「好漂亮的奶子啊!真鲜嫩!还是年轻好啊!」
  「牛伯伯……不可以……我们真的不可以……!」
  「有什么不可以的?小莉!你看看你这么漂亮,这么年轻,而且发育的这么好!」
  「真的不可以……牛伯伯……你……你可是我妈妈的……」说到这里,我也楞住了,是的!他是妈妈的什么呢?
  牛伯伯显然注意到了我说出话的尴尬,得意的笑道「呵呵!是吗?我是你妈妈的什么?伯伯你妈妈的老情人,奸夫!?」
  见我一时语塞,那只抓住我双手的手臂却把我拥的更近,另一只手灵巧的从我的牛仔裤的腰际伸了进去,抚摸起我的屁股。在他的玩弄下却觉得自己舒服异常,十分满足。
  对于今天自己的性欲一点就着而且全身酥麻的状态,正觉得奇怪的时候,看见了刚刚牛伯伯递给我的果汁杯子。难道是牛叔叔给我下了药?
  「牛……牛伯伯……你……那……那果汁……?」
  牛伯伯没有理会我,整个手掌都已经伸进了我的裤子里,兜着我的屁股抓捏着「是的!宝贝儿,怎么样?喜欢吗?以前你妈妈可是很爱喝的哦!其实你比你妈妈骚多了,今天的计量只有以前你妈妈的五分之一呢!」
  「啊……你……你怎么能这样……你……你卑鄙……!」虽然这么说着他,但是却再也忍不住身体上传来的快感。而牛伯伯的那只手却坏坏地把我屁股兜起的更高,中指的指头灵活地在我的阴唇上来回的滑动起来「啊……」我再也忍不住的呻吟起来。
  「小莉!真没想到你下面已经这么多水了!看来你比你妈妈的水还要多呢!」
  「别……求啊…求求……你……别提到我妈妈……啊……」虽然还是在语言上抗拒,但是却不禁的努力支撑起身体,双腿也开始不自觉的打开了。是的!想要他的手指能够侵犯的更多!
  牛伯伯拉起我的双臂,从头上拿掉我的上衣,把我抱起靠放到了沙发上,解开我的裤扣。顺利的将我的牛仔裤从腰间一拉到底的脱掉。分开了我的大腿,伸出两根手指并排的插入到了我的阴道里。因为牛伯伯身材高大,所以手指也非常的长,我满足的呻吟了起来。
  牛伯伯快速的抽动着手指「舒服吗?」
  我已经完全顾不上回答,小腹激烈的收缩,阴道里一片泛滥,分泌出来的淫水随着牛伯伯的抽动哗啦哗啦地作响。
  从来没有过让这样的手指把我送上这么兴奋的高潮,双手不禁自觉地环上牛伯伯的脖子,自己的乳房也随着牛伯伯的抽动上下激烈的晃动。
  我知道我再也无法抗拒春药的效力,阴道深处和乳头传来的麻痒将我吞噬。我大大地张开嘴巴想要呼吸更多平缓自己。可就在这时牛伯伯乘机吻向了我,把他那宽大的舌头送进了我的口腔。
  不知道为什么我无法抗拒的竟然主动去吮吸起他的舌头,其实不管是什么,我都很想含到嘴巴里。而且用力挺起自己的下身迎合着他的手,想要他手指进去的更多。
  而牛伯伯却也坏坏地故意向我的口中送入更多的口水,我无法控制地大口大口吮吸着……吞咽着……。没有一丁点儿的在意,只是觉得现在牛伯伯的口水是那么甘甜,那么的解渴。
  我呻吟着扭动着自己的身体,现在的我就像是一头发情的母兽,在牛伯伯雄健的体魄下妩媚地摆弄。
  就在这个时候牛伯伯居然停了下来,压坐在我的身上,双手捏着我的乳房,得意的坏笑道「嘿嘿!怎么样?小莉!想要了吗?想要就给伯伯好好的舔舔!」
  看着牛伯伯那就在眼前跳动的肉棒,我猛地抱住牛伯伯的腰,张嘴就将他那巨大的肉棒含到了口中,贪婪的吸食起来。牛伯伯的阴茎上已经分泌出大量的黏液,我却毫不避讳的连同自己的口水一起吞咽了下去,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填满我体内欲望的沟壑。
  「喔……喔……好舒服……还是现在的小姑娘会伺候男人……喔……!」牛伯伯一边畅快的呻吟着,一边用手抄起我的头向上抬起,想要我吞进更多。
  我也紧紧地抱着牛伯伯结实的屁股摸索起来,努力的想要把他那巨大的阴茎一起含进口中。那浓密的阴毛完全的覆盖在我的脸蛋上,散发出男人特有的性味。连我的呼吸都变的那么的贪婪。
  在春药的刺激下,我竟然主动给牛伯伯做起了深喉,油亮的龟头被我死死的顶在自己的喉咙深处。强烈的满足感我兴奋不已。

  正在我沉浸在自己的淫欲之中的时候,牛伯伯抓起我的长发扯离开他的胯下,他的肉棒上已经沾满了我的唾液,牛伯伯得意的拍打起我的脸蛋,一反以前和善可亲的面容,下流的说「伯伯的鸡巴好吃吗?想不到你这么骚!」
  「好……好……好吃……!」只觉得自己在药力的催促下,竟然挣扎的张开嘴巴伸出舌头想要去够到牛伯伯的大肉棒继续舔食!
  「哈哈!看看你现在的样子!真下贱!真骚!陆梦洋啊!陆梦洋啊!想不到你的女儿和你一样是个下贱的臭婊子,破鞋!」
  「啊……求……求求你……伯伯……不要再提到我妈妈……求……求求……」的确如此,牛伯伯一提到妈妈的名字就会让我羞愤异常,但是内心深处却洋溢起一股奇怪的兴奋。
  「怎么?难道不是吗?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是不是很骚很贱?」
  「我……我……那都是……都是果汁……伯伯你别……啊……!」我还想狡辩,牛伯伯可恶的手指再次玩弄起我的阴蒂来。
  「哼!这个药只能激发你的欲望,可你看看你自己,舔鸡巴的技居然巧这么熟练!以前一定没少吃!伯伯搞过那么多女人,你可欺骗不了伯伯的哟!」说完再次将他那宽大的手指勾进了我的阴道里。
  「啊……伯伯……求求你……伯伯……我……我受不了了……啊……啊啊……」
  「说!你是不是陆梦洋的女儿?」牛伯伯仍旧不依不饶地要我直面他的问题。
  「啊……是……是……我是陆梦洋的女儿……啊啊……」
  「嘿嘿!伯伯告诉你!以前你的妈妈也是这样被伯伯玩的哦,你妈妈最喜欢在伯伯的裤裆下挨伯伯的大鸡巴操了!」
  我羞愧的扭过脸去,可是牛伯伯的话却像长了眼睛一样,直直的向我的耳朵里钻。
  「虽然你妈妈没你年轻可是身材却不差哦!那个大屁股雪白雪白的,真想能再操一次你妈!小莉!伯伯操你妈,好吗?」
  「啊……」操你妈?这样侮辱性的语言此刻却成了对我又一次的催情药,为什么牛伯伯一提到妈妈,我的内心深处就会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兴奋?难道我真的像牛伯伯说的那么下贱?
  想到平日在家里贤惠淑良的妈妈,竟然和牛伯伯这样的色医生有过那么一段,而且现在自己竟然也被牛伯伯……我们母女居然被同一个下流的男人给……!
  「啊……」牛伯伯已经抽出了他的手指,我顿时感到下体一片空虚,牛伯伯拉起我的双腿翻了过去,将我的整个下体一起暴露在他的面前。
  「嘿嘿!小莉你的骚逼可比你妈妈的逼要嫩多了哦!连屁眼都长的这么标准!」说完牛伯伯拿起肉棒用巨大龟头顶弄起我的阴唇来。每次都只进去半个龟头的样子,就在我的阴道口,来来回回的进出,蓄意挑逗着我。另一只空闲的手却把持住我的身体,拇指不停的按压着我的奶头。
  「啊……伯伯……求求你……伯伯……我……我真的……受不了了……啊啊……啊……」在牛伯伯这样的挑逗下我已经达到了需求的顶点,抽泣的哀求道!
  牛伯伯撇起嘴角坏笑道「那你告诉伯伯,现在陆梦洋的女儿是不是特别想给伯伯操啊?」
  「是……是……」我已经完全在牛伯伯的胯下败下阵来。
  「说明白了!说清楚了,说到伯伯满意!」见我已经投降,牛伯伯却愈加凶狠起来。
  「是……是是……陆梦洋的女儿小莉特别想给伯伯操……妈妈……女儿好想和您一样……让牛伯伯狠狠地搞……啊……」
  听到我满意的回答后,牛伯伯像是奖励我一样,猛的一用力,完全插进了我的阴道里。
  「啊……好涨……好舒服……」我抱着牛伯伯的脖子,满足的呻吟起来。他那巨大的肉棒瞬间就征服了我的阴道,好像几乎都要插进了子宫,贯穿了我的身体。
  「真是个骚逼!你和你妈妈一样都喜欢给老公带绿帽子,我他妈操死你,操你妈!」
  「啊……啊啊……是是……是的……好舒服……牛伯伯……你太厉害了……小……小莉要被你搞死了……啊……!」
  我大大地分开着自己的双腿,享受般地任由牛伯伯肆意的抽操着,双手紧紧地环抱起牛伯伯的脖子,兴奋的索取着他的激吻!
     ***    ***    ***    ***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生了四个孩子还很紧致 下一篇:想刺激 就换妻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